达芙妮

all园党!
和艾玛有关的cp我都吃,管你是糖还是刀先吃下去再说。
灵感来得快去得也快,所以我通常都是勤奋地写个开头和中间,后面和结尾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才能写完。(怕不是有生之年XD)
最近想当个司机,但是连辆车都开不出来的我还是得默默努力呀。

all园 游戏开始后会做什么呢?

基于遇到过的佛系屠夫和我佛过艾玛的游戏经历而迸发的灵感,佛系屠夫是珍宝!以后还有求生者篇~

ooc属于我,美好的爱属于艾玛!本篇含有厂园亲情向!


杰克(白纹大触)

“当然是去找心爱的艾玛小姐啊♪”

杰克带上了红玫瑰手杖,找到艾玛后哼着歌在她的身边绕圈圈,涂鸦。看着因为处于心跳范围紧张而炸机的艾玛小姐,“啊,因为炸机吓了一跳的艾玛小姐也很可爱呢~”

“艾玛小姐虽然认真修机的样子也很漂亮,可是就不能看看我吗?”艾玛无辜地看着眼前吃醋的绅士,继续低头认真修机。

“……啊,那没办法了。”杰克站在艾玛的背后,贴着她,欣赏着因为害羞而脸蛋变得通红的艾玛,随后毫不留情地使用了失常。

艾玛惊讶地看着消失的进度条,随即气鼓鼓地嘟起嘴巴,看着“欺负”自己后毫无负罪感的绅士,愤愤地在墙上涂上了自己最喜欢的涂鸦,“杰、克、先、生!”然后继续气鼓鼓地修机。

生气的样子更加灵动可爱。

在心底感叹着这局话的hentai绅士立刻在艾玛的涂鸦旁边补上自己的涂鸦。(参照劳动节的爱心涂鸦)

在大门通电后立刻公主抱着艾玛,心情愉快地带着艾玛去大门,在其他情敌(求生者)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下与艾玛说话。

出了大门后放下艾玛,看着她微笑着道谢,然后把其他的求生者赶出去,看到艾玛的笑容,感觉自己被治愈了呢!

“嗯?怎么又回去了?”杰克疑惑地看着没有跑出去的艾玛,看到她跑到狂欢之椅的地方后立刻明白,“还是那么喜欢拆椅子。”嘴上这么说着的杰克身体却很诚实地跟了过去。

陪着她走遍庄园的每个角落,把地面上所有的椅子拆掉后,宠溺地看着她最后在地窖上调皮地做个鬼脸再跳下去,这就是杰克的一局游戏经历。


裘克(稻草人)

“当然是让小甜心来找我啊!”

艾玛一看到稻草人模样的裘克,就会高兴得不得了,接着就会跑遍全图来找裘克。

“稻草人先生好帅~最喜欢了!”裘克纵容地看着艾玛围在自己的身边转圈圈,说着让他感到甜蜜不已的话,艾玛看着裘克没有阻止自己,就会更加大胆,将自己双手攀上裘克的臂膀,裘克立刻配合地把手臂抬高,让艾玛攀附在自己的手上举高高和荡着玩,不过两个人的快乐时光总是短暂的,因为其他的求生者会闻风而来,虎视眈眈地看着裘克,仿佛他只要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就会群起攻之。

裘克则是不屑地看着他们,毕竟自己是可以让他们淘汰的监管者,不过他们一来他的小甜心就不会和他玩了,而是和他们去修机了。

感到无聊的裘克,沉着脸捡了几个推进器,装上,开始了他的猛男时间。

绕了庄园一圈的裘克还是无聊,他干脆放弃绕庄园,而是直接绕回来来到艾玛修的电机附近,围在艾玛的周围冲刺着绕圈圈,来吸引艾玛的注意力。

这招很管用,艾玛会停下来,拍着手欢呼,看着裘克围着自己转圈圈,脸上洋溢着明媚的笑容。

开完了这台,裘克会立刻领着他的小甜心去往下一台电机的方向,继续让自己保持着冲刺的样子围着她绕圈圈。

直到大门通电后,裘克才停下来,他会看着他的小甜心的行动。如果她想要去开门的话,他会陪着她一起。如果她只是站在自己身边,用她那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自己的话,他会将她系在气球上,带她找地窖。

于是在大门就可以看到这一幕:艾玛被系在气球上,被裘克一手牵着,一手挥舞着他那燃烧着的大风车将求生者们赶出庄园。直到庄园里只剩下他和他的小甜心。

裘克牵着“艾玛气球”不紧不慢地走向地窖会刷新的地方,走到地窖后,示意她下来,看着她下来后给了自己一个温暖的拥抱,自己也回抱着她,最后注视着她跳进地窖。这就是裘克的一局游戏经历。


里奥(海怪船长)

“我希望能一直在她身边守护着她。”

里奥很少能与自己的女儿有单独的游戏时间,他一直都很珍惜只有他们父女相处的美好时光。

不过现在真的是太美好了!因为现在可以看到温婉可人的兰闺、调皮机灵的海盗、单纯可爱的花童、活泼开朗的罗刹。这是天堂吧?是天堂吧!

里奥平时总是绷着的脸在这时彻底的舒展开,他的脸上现在堆着只有老父亲才会有的笑容,他慈祥地看着正在合修一台机的艾玛们。

只要他往地上涂鸦,会立刻得到女儿四份不同的涂鸦回应。

修完,艾玛们会跟着里奥,一起去往下一台电机的位置。途中还可以看到女儿们互相呼喊和丢雪球嬉戏的样子,在修机的途中,有的艾玛还会停下来,跳一支舞或者踢会球给他看。

里奥觉得这是他在庄园里最幸福的时光了。享受着与他心爱的女儿的互动,在电机开完后,艾玛们依旧围着里奥。

“爸爸。”这是兰闺的声音。

“爸爸!”这是海盗的声音。

“爸爸?”这是花童的声音。

“爸爸~”这是罗刹的声音。

甜甜软软的声音一直环绕着里奥,里奥感觉自己已身处天堂,此时要他做什么他都可以。

他高兴地回应女儿们:“嗯?怎么了?”

艾玛们都高兴地拎着工具箱晃了晃,示意自己要拆椅子,里奥立刻答应了。

兴奋的艾玛们立刻散开来,站在狂欢之椅前开始了她们的狂欢。里奥则是每个女儿都跟着看了一会,看着地上迅速减少的椅子,他头一次觉得地上的椅子少了,因为一旦拆完了,他的女儿就会离开庄园了。

果然,地上的椅子拆完后,里奥和艾玛们来都在大门口,看着她们因为拆完椅子而欢呼的样子,里奥也感到高兴。

艾玛们不着急走,她们聚在里奥的身边,要里奥弯下腰来听她们说话。里奥立刻俯下身来,看着她们。

“爸爸最好了~”一个轻轻的吻落在了他的脸颊,是兰闺。

“最喜欢爸爸了!”另一侧的脸颊也有吻落在上面,是海盗。

“我、我也最喜欢爸爸了。”单纯的花童在兰闺离开后,也在脸颊上亲了一下。

“爸爸是世界上最棒爸爸的!”罗刹也在海盗离开后亲了一下。

“……!!”里奥愣住了,之后就是狂喜,目送着女儿们走出大门后,他觉得这是他今天最幸福的一天!没有之一!

这就是里奥的一局游戏经历。


tbc.


永远在一起(all园)

是的我又来了,病娇预警!

OOC警告!(同化、囚禁、被掳走警告!)

ooc属于我,美(bing)好(jiao)的爱属于艾玛❤


黄园


“大人……?”

艾玛坐在神明的膝头上,歪了歪头,小声呼唤着。

邪神立刻环住着她的腰,把她带入自己的怀里:“怎么了?我可爱的小信徒?”

猩红的眼珠紧盯着眼前的人儿,触手渐渐收紧,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怀抱里,让她无处可逃。

“嗯……没什么,就是想叫您。”

艾玛微笑着说道,昂起头注视着神明的脸庞,双手环在了他的肩。

仔细一看,艾玛那双原本如同翡翠的眼眸下多了一双狭长的红眸,看上去就像是邪神的眼睛。那双眸子此时紧闭着,原本可爱的脸庞因为这双眼睛的存在显得有几分邪气和妖艳。

邪神却像是十分满意,抬起的触手开始往领口里探索,有了几分色情的暗示,怀里的人儿没有抗拒,反而放松了身体,让触手能更加方便地游走。

“请尽情地享用我吧……哈斯塔大人❤”艾玛微眯着眼说道。

是的,这是属于他的祭品,他的信徒,他的……爱人。只要能得到她,不论是什么方法也可以的不是吗?


约瑟夫


镜像中的世界才是永恒的、完美的。

美好的事物就应该永远的被保存下来,就像她一样。

约瑟夫深情地望着被永远定格在相框中的少女。她带着明媚的微笑,那副天真浪漫的样子叫世界上最暴脾气的人看了也不会对她生气。

他很早之前就看上她了,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请求给她拍照,随便得到了她的名字——艾玛。因为她明媚的笑容深深地吸引着他。

想要看到更多她的笑容、了解她更多的事情。所以在没有征求她的同意偷偷地下拍下了许多的照片,有她在托着腮发呆的,吃甜品时感到满足的可爱笑容,趴在桌上恬静的睡颜……

照片越来越多,他对艾玛的感情也越来越深。

——直到被艾玛不小心看到他贴满照片的房间。

那一刻明媚的笑容从她的脸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惊恐和不安。

他想要向她解释并且表明自己的心意。

而她却惊恐地只想要逃开这里,此时他早已明白自己的感情已经是扭曲的,甚至是疯狂的。

为了永远与她在一起,为了不让她从自己的身边逃离。

他将艾玛关进了镜像世界中。他是镜像世界的主宰,他将和她在一起,永远地在一起,没有人任何人能将他们分开,就连死亡也不能。

“约瑟夫先生……哈啊❤”艾玛唤着他的名字,却因为身上人加快了动作变成了甜腻的喘息。

在镜像世里恐惧不安、抗拒、只想着逃离的艾玛小姐被时间一点点地抹去,变成了只属于自己的、听话的、爱着自己的艾玛小姐。

这是最幸福的事了。


宿伞之魂


街上突然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艾玛忘记将草帽戴上了,只好在附近一条小巷子里的屋檐下躲雨。

雨越下越大,完全没有要停的迹象,艾玛不由地皱起眉头,“唔……怎么办呀,不能回家了。”艾玛有些泄气地蹲坐在地上。

就在艾玛有些困意的时候,一个人撑着伞站在了她的面前,就像是凭空出现一样,带来许些凉意让艾玛一下清醒了过来。

“!”她一下抬起头,看到的是一位身形修长有着温润气质的人,他有着英俊的容貌,还梳着一条长长的打理得十分整齐辫子,发尾乖乖得垂在身后,此时他狭长的双眸正注视着她,却让艾玛看呆了,心底莫名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溢出。

“姑娘,小生名叫谢必安,可否让小生送你回家?”谢必安微笑着伸出手问道,“啊!谢谢您,谢必安先生,我叫艾玛·伍兹。叫我伍兹就好。”艾玛没有顾虑那么多,甩开了奇怪的熟悉感,想要回家的念头占据了她的头脑,使她没有任何防备地把手搭在了谢必安的掌心里,他立刻包住她的小手,把她从地上拉起来。

手心传来并不是预想的温暖,而是冰凉,艾玛有些懵,站进伞笼罩的范围时她瞬间感觉到了另外一个人的气息,和眼前的翩翩公子温润的感觉不一样,有着冷厉和不容置喙的霸道气息包住了她 ,让艾玛感觉像是被一个人从背后抱在了怀里。

这种像是被困住无处可逃的感觉让她害怕了,艾玛想要缩回自己的手,逃离这种感觉,可是谢必安却不会让她离开,而是收紧了掌心,他微笑着看着艾玛,危险的感觉瞬间席卷而来,艾玛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谢必安的头顶上方。

伞的内面黏附着一团黑色的、仿佛具有生命般的胶状物质,它往下流动着,渐渐凝聚成一双手,轻轻地抚摸着艾玛的脸庞。

冰凉的触感让艾玛想要尖叫,可是她却发不出声音,双脚也失去了迈开步伐的力气,她只能浑身颤抖地站在原地,恐惧的泪水拼命地往外涌。

谢必安怜惜地看着她:“艾玛,真的不记得我们了吗?他是范无咎啊。”那双黑色的手拭去艾玛的眼泪后,托住艾玛的脸,让她看着谢必安。

他看到艾玛害怕迷茫的神情后低低地叹息一声,又温柔地说到:“没关系,以后你一定会想起来的,因为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雨下得越来越大了,像是厚重的帘子一样,逐渐掩盖了小巷里一切。

雨停后,巷子里早已空无一人,任何痕迹都被雨水洗刷得干干净净,就连艾玛和那个人的踪迹也是。


永远在一起(all园)

看标题你们已经知道了这是病娇向。

ooc警告!(囚禁、洗脑、失忆、人物死亡警告!)

最后ooc属于我,病娇的爱属于艾玛小姐。


~~~~~~男性监管者的场合(上)~~~~~~


杰克


“艾玛……艾玛……”呢喃着爱人的名字,英俊的绅士伸手抚上了精致的巨大的鸟笼。

他痴痴地望着被囚禁在鸟笼里的少女,像人偶一样精致,却更加让人感到怜惜。

“杰克先生……求求您,放了我吧!”艾玛哀求着,可是面前的绅士却充耳不闻,依旧用着病态、深情的目光注视着她,甚至伸出手轻柔地抚摸着她的脸蛋,

艾玛瑟缩了一下,却没有办法避开,因为反抗的话他会做出更加出格的事情。翡翠似的眸子里的光一点点地暗淡了下来,她合上眼,却只能感觉得到他的气息。

毕竟,是只属于他的玫瑰啊——只能属于他!

任何人也别想觊觎他美丽的玫瑰!

所以……把她关起来,锁在自己的身边,锁在自己伸手就能碰到的地方,这是最完美的办法,不是吗?


裘克


“稻草人先生……最喜欢、最喜欢你了。”空洞、没有一丝神采的眸子望着高大的稻草人,艾玛伸出了双手去拥抱她的稻草人。

裘克看着向自己伸过来的皓白、纤细的手腕,他立刻拥抱住她。

“我也最喜欢艾玛了!所以,绝对、绝对不能离开我,知道了吗?你的身边只有我存在就够了!其他人都不需要!你会听我的话的,对吧?对吧?!”

最后一句话带上了急切的意味。

艾玛空洞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挣扎,被裘克粗暴地吻住后彻底地沉寂了下去。

“唔……嗯啊……”

一个令人窒息的吻过后,艾玛抬起头,注视着裘克。

“是的,我会听您的话,我只需要您在我的身边,其他人……我都不需要。”

“嘻嘻,真是我的乖女孩啊……”裘克拥紧了艾玛。

“皮尔森先生……”

“皮尔森是……谁?”

艾玛的脑海里偶尔会闪过一个又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但是她只是愣了会,又把头埋进了裘克的胸膛。

因为不需要其他人的存在啊,只要稻草人先生在我的身边就可以了。

——是啊,所以,你只需要记得我就够了。


班恩


住在森林的班恩最近回家回得很早。

因为只有在他回家的时候,他才能与他最爱的宝贝见面。

“班恩先生……?”

他最珍重的宝贝开口了。

“我已经养好伤了,还不能让我回家吗?”

他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把一件大衣披在了她的肩头,他救下了因为迷路而闯进这片森林却不小心被偷猎者的陷阱抓住的艾玛,并带回家养伤,和艾玛在一起的时光是那么地美好且短暂——因为她已经养好了伤,请求自己带她离开这片森林。

班恩根本不愿意让艾玛离开这片森林——也就是离开他。

刚开始只是挽留她多待几天,但是到后面几乎没有理由挽留她了,艾玛仿佛知道了他那可怕的占有欲,这班恩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想用强硬的手段让她留下来,陪在自己的身边。

“可是……我已经在这里待了很久了,我想要回家,见我的父亲。”艾玛委屈地看着他。

“……”回应她的,依旧是沉默。

看来只有用那个办法了,只有那样艾玛才不会从他的身边逃离。

第二天,班恩破天荒地没有去巡视森林的周围。

他轻抚着艾玛,因为她终于属于他了,而且永远不会离开他了。

除了苍白的脸蛋和没有起伏的胸口,她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我很抱歉……但是我太爱你了,我无法容忍你想要离开我的身边。”

话音刚落,他轻轻地吻了吻艾玛的唇。

现在他和他最珍重的宝贝,终于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tbc.


主裘园,微all园 HE

大家好,我是艾·修机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修机的只会拆椅子艾米莉我的天使我的良药卧槽这局是裘克裘克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拆你椅子了·玛。

今天我和玛尔塔小姐一起参加了游戏,玛尔塔小姐在游戏开始前说会保护我,我感觉好好有安全感啊,这局我们一定稳赢!

…………

我是裘·开局一个火箭筒装备全靠捡哇噻竹笋刷脸这把真的欧前面的求生者麻烦让一下现在是猛男时间等等艾玛你又拆我椅子别跑啊我带你去“拆”地下室的椅子·克,但是大家一般都喜欢叫我靓仔。

身为冷酷无情裘克酱,啊不,监管者小丑,我今天一定要让对面的四个求生者知道什么叫残忍!

坐在椅子上的裘克回头看了看不远处围在一起的求生者们,有漆匠慈善家、哥特机械师、海军仗义空军、花童园丁。

嗯???

园丁?!

此时裘克终于回想起了没有带失常然后被四园丁支配的恐惧,于是他立刻把传送换成了失常。

hiahiahia!一个个等着被我锯断腿吧求生者们!

…………

开局军工厂,不管是对求生者还是监管者来说,都是个好地图,因为这是他们最熟悉不过的地方了。

裘克拎起他的火箭筒,不紧不慢地捡了几个推进器和钻头,装配好后就开始了他的飙车之旅。(第五飞车了解一下?)

此时慈善家正在工厂后面修机。随着心跳的加速他停了下来,往板区那里跑了。皮尔森深知跟小丑不能贪板,离裘克过来还有一段距离时就放下了板子,迫使裘克停下他的无限冲刺。然后再一次放板,亮出自己的七彩手电筒,趁着他踩板时照瞎,完美。

裘克:“……哦? 那 你 很 勇 哦 ?”
皮尔森:“开什么玩笑, 我 超 勇 的 ~”
裘克:满配火箭筒警告.JPG
皮尔森:七彩手电筒警告.JPG

皮尔森最后当然还是被锯断腿了,而且还是翻窗被恐惧震慑的那种。

此时两台电机分别只开了半台和半台多一些。

特蕾西:“皮尔森你在干什么?”
艾玛:“皮尔森先生被抓了!玛尔塔小姐……”
玛尔塔:“停止破译,我去救人!”

然而,皮尔森坐的椅子离玛尔塔太远了,等玛尔塔赶到的时候快要到一半的时间了。

抗刀,救人,开枪,一气呵成。

皮尔森却还边跑边抱怨:“玛尔塔你来得也太慢了吧!”

玛尔塔:“闭嘴!赶紧跑!老娘为了救你把用来救艾玛的枪用掉了!”

“大不了克利切翻箱子赔你一个!伍兹小姐只需要克利切一个人来保护就够了!”

“就第一个上椅的你还能保护艾玛?还有,我翻了三个箱子全是你趁我们不注意时放的手电筒!”

“切……被发现了啊,克利切只是想多让你们欣赏一下七彩手电筒的光芒!”

“并不需要好吗?!”

趁着二人争吵的时候,裘克已经开着他的小火箭追了上来。

皮尔森一遛弯拐到房子后面,他相信凭着自己灵活的身手一定可以溜五台,到时候伍兹一定会崇拜他的!说不定还会答应和他约会! 这么想着的他自信满满地翻了个窗,然后被恐惧震慑。

…………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啊啊啊啊!隔窗刀是坏文明!需要从这个世界消失!”皮尔森趴在地上抱怨着。

对此裘克只是笑着对他说道:“地下室VIP待遇了解一下?”

然后皮尔森上了椅子。

特蕾西:“呃啊啊……我感觉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让我修不了机了!皮尔森你让我拿什么修机啊!”

坐在地下室的椅子上的皮尔森知道自己注定要上天了,又是破罐子破摔地大声喊到:“拿头修!(划掉)拿你的傀儡修啊!”

特蕾西:“你还有心情皮!活该被锯断腿!”

裘克则是拎着他的火箭筒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地下室。

另一边,艾玛正在给玛尔塔包扎。

“玛尔塔小姐你没事吧?”

“艾玛我没事,不过皮尔森那家伙我恐怕救不了了。”

“唔……玛尔塔小姐你已经尽力了,待会我们一起修机好了。”

“嗯。”

皮尔森在上天时大叫:“伍兹小姐克利切喜欢你!克利切邀请你去花Y啊啊啊啊——”

艾玛默默地捂住了脸。
特蕾西的傀儡娃娃竖起了中指。
玛尔塔则是默默地加快了修机速度。

此时电机还有3台。

“咣当!”裘克毫不犹豫地踹向了先前皮尔森修的那一台。

看着消失的进度条他很满意,接着又开着小火箭巡逻去了。

“啧......机械师也修的太快了,得打断她们的节奏才行。”

于是特蕾西小姐转点不及时被锯倒了。

……?!羸弱真的伤不起啊!

“扶我起来我还能修!”特蕾西在气球上一边挣扎一边大叫着。

“别修了,乖乖回庄园吧!”裘克把特蕾西放上了椅子。

“嘤……QwQ我这局都还没有和艾玛小姐一起修机呢!”特蕾西委屈巴巴地说着一边在椅子上操纵着自家的傀儡娃娃在原地修机。

“特蕾西我来了!”玛尔塔从另一边赶了过来。

“终于来了啊!”裘克站在一旁拉起了锯子。

“我先骗他一锯子,再把你救下来!”“好!”

假救x1
没骗到。
假救x2
没骗到。。
假救x3
没骗到。。。
假救xN
还是没骗到……

此时特蕾西上椅子的时间已经过半了。

“呜哇!不要骗刀了快救我下来啊!我要上天了!”特蕾西很捉急。

“可恶,没想到裘克居然这么沉得住气。只有先救下人再抗刀了!”玛尔塔下定了决心。

就在玛尔塔的手刚碰到荆棘时,裘克锯了过来——恐惧震慑!

坐在椅子上的特蕾西和被锯倒在地上的玛尔塔相顾无言。

此时电机还剩下1台。

“下一局我一定要和艾玛一起修机——!”

特蕾西被送回了庄园。

“不要管我!艾玛!专心破译!”

艾玛很担心,但还是决定听玛尔塔小姐的话压好机再去救玛尔塔小姐。

压好机后即使是可以在椅子上坚持很久的玛尔塔小姐的时间也过半了。

艾玛跑了过来。

“玛尔塔小姐!我来救你了!”

“别救我了你快走吧!”玛尔塔很感动但还是让艾玛赶紧离开。

裘克没有说什么,拿起火箭筒敲了一下艾玛。

抗刀!救人!分头跑!一气呵成……?

等等这家伙居然装了风翼?!

看到擦刀时间缩短的裘克玛尔塔瞬间反应过来,但是没跑几步又被锤翻在地上。

“艾玛你一定要跑出去啊——!”

玛尔塔也化作了天边美丽的烟花。

(正片开始)

“终于啊……只剩下你和我了呢!小园丁!”

裘克兴奋地拎起火箭筒向某个方向冲了过去。

“呜……只有找地窖了。”艾玛向刷新地窖的方向跑去,随着心跳越来越接近,艾玛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她慢慢地走到墙边,小心翼翼地探出了头。

果然! 裘克一脸坏笑地站在地窖边上装备着他的零件。

啊啊啊!忘了还有守地窖这个操作!太过分了吧!艾玛缩了回去,这个裘克先生有、东西。

绝对不能冲过去,肯定会怼到边上,然后坐在地窖旁边的椅子上的!现在裘克先生的火箭肯定是满配,只有先把自己治疗好了再抗一刀肯定就可以逃脱了!

艾玛信心满满的离开了,她祈祷自己能够在箱子里摸到针,这样说不定就可以实行自己的方法了。

裘克在耳鸣响起的时候就认真地观察着四周,发现小园丁没有过来后失望了,“想要治疗好自己再来跳地窖?那就看看你能不那赶在我之前治疗好自己了。”裘克拎着火箭筒开启了冲刺。

“唔……艾米莉保佑!让我摸到一根针吧!”

艾玛翻开了离她最近的箱子,她没有太多的时间绕远路了,乌鸦会飞过来聚集在她的头顶上提醒监管者的。

“啊,耳鸣响了。小园丁你在哪里呢?”裘克向箱子的方向冲了过去。

“太好了是针!”不好,又有心跳了!艾玛拎起针向墙坎跑过去,先翻了这个墙再说!

可是裘克已经在艾玛摸到针后先一步拐到了墙角后边,他心里这时有个大胆地想法想去实施。

艾玛已经慌了神,没有顾及到跑过去时越来越强烈的心跳,她以为裘克已经在身后了,想也没想就翻了过去。

刺眼的红光瞬间罩住了艾玛。艾玛不可置信地回过头,裘克拎着火箭筒在墙边回过头看着她,他好像有点惊讶,惊讶艾玛真的翻过来了。

淦!居然藏红光!

艾玛内心大喊一声,没想到被绕了!早知道就回头看一眼了!而且裘克好像也没想到自己真的会翻过来,现在这个距离再翻过去肯定会被震慑的!

艾玛和裘克就这么互相看看,沉默了几秒。

“那个……裘、裘克先生,可不可以……”艾玛涨红脸开口了,但是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头也低了下去还捂住了脸蛋,没有说了。

啊啊啊!!果然还是不行!裘克先生那么看重业绩,肯定不会让我走地窖的啦!

小园丁是脸红害羞了吗?好可爱!糟了,是心动的感觉!

无形中被萌到的裘克感到脸颊突然很烫,幸好被妆容盖住看不出来。

“咳…谁叫你拆了我那么多椅子,你说呢?”裘克清了清嗓子,说道。

“呜……我不是故意的……”果然还是不行。艾玛可怜巴巴地眨了眨她水汪汪的眼睛,自暴自弃地在地上涂鸦,那是自己最喜欢的狂欢之椅涂鸦。画好后就蹲下,仿佛认命了。

看着无意识卖萌的艾玛,又被萌到的裘克握紧了手中的火箭筒,敲了一下艾玛,然后熟练地把艾玛绑上气球。

裘克牵着气球来到了最近的狂欢之椅旁边。 艾玛没有挣扎,看着眼前的椅子。乖乖地等着裘克先生把自己绑上火箭椅。

但是过了一会裘克居然带着自己离开了这个狂欢之椅,往不远处另一个狂欢之椅走了过去。

“嗯?要去另外一个火箭椅吗?”艾玛试探着问了一句,看裘克没有回答,就停下来继续让他牵着自己走。

在另外一个狂欢之椅停了一会后裘克又牵着艾玛离开了。

艾玛:“???”裘克先生那么讲究的吗?还要挑火箭椅?

裘克带着艾玛把地面上的狂欢之椅都看了一遍之后,带着艾玛往地下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艾玛:“!!!”

原来是要带我去地下室的吗?不要啊裘克先生!QAQ

艾玛害怕地缩了缩,但是现在已经无路可逃了,她紧张地拽着围裙的衣角,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

裘克此时正盯着艾玛。他把艾玛带到地下室的狂欢之椅挨个看了一遍。终于,在最里面的椅子停了下来。

“呜……”艾玛认命松开衣角,没想到裘克先生这么讨厌自己。

可是下一秒裘克又带着艾玛往外走,离开了可怕的地下室,向熟悉的方向走了过去。

“咦?!裘克先生……?”艾玛惊讶地看着他,裘克还是没说什么。

“欸……可是,裘克先生你不是……?”此时艾玛的内心喜悦和困惑两种心情交织在一起。之前的害怕、紧张、无措统统都消失了。

到了地窖边上,裘克把艾玛放了下来,用火箭筒敲了敲地窖,示意艾玛跳下去。

“谢、谢谢你!裘克先生。”艾玛还是礼貌地道谢,接着从地窖离开了。

回到大厅后,艾玛终于回过神来,原来是裘克先生的恶趣味发作了!

结束观战模式的玛尔塔率先上前握住艾玛的手,“艾玛你没事吧?那个可恶的家伙居然这样对你,下次看我不用信号枪打爆他的头!”

克利切和特蕾西也跑过来围住艾玛:“是啊!监管者太可恶了!伍兹小姐你别担心,下次克利切遛他五台!遛到他自闭!”“艾玛,下次我会努力修机的!也会锻炼自己遛监管者的技术的!”

这时裘克也回到大厅了,他向艾玛的方向走了过来,挤开了碍事的求生者,艾玛无措地看着裘克,翠绿的眼眸里倒映着裘克越来越近的脸庞。

只见他坏笑了一下,露出了雪白的鲨鱼齿,凑近艾玛的耳边说:“刺激吗小园丁?”

裘克先生的恶趣味还没结束啊?艾玛想着,但是还是乖乖地说道:“很刺激,裘克先生。”

“下次继续?”裘克把手搭上了艾玛的帽子,变相地摸了摸头。

“嗯……”艾玛因为裘克的动作脸又红了,小声地应了一声。

裘克还想说些什么却停了下来,因为里奥回来了。

“你们这群混蛋放开我女儿!”里奥结束游戏回到了大厅,看到艾玛身边一堆碍事的家伙就亮着红眼拎起脆脆鲨冲了过来,吓得众人顿时四散而逃。

某个靓仔也混在求生者堆开起冲刺跑了。

不幸被逮到的克利切先生被放上了狂欢之椅,并且遭到了惨无人道的鞭尸。

庄园里还是一如既往地热闹啊。
不过刚才裘克先生那时候到底是想对我说什么呢?艾玛悄悄地想着。

下一局游戏应该可以知道了吧?稍微有点期待下一局的监管者是裘克先生了呢!

艾玛来到了大厅坐在椅子上等待着下一场游戏的开始。

不知道在坐在监管者的椅子上的,是不是裘克先生呢?

答案是肯定的,因为她听到了裘克先生的笑声。

裘克先生会说的,对吧?
当然了我的小园丁。

游戏开始。

End.

这是我饿得没有粮吃时自己割的腿肉,难吃啊ヘ(;´Д`ヘ)
稻草人小丑x原皮艾玛(我永远喜欢稻草人小丑,可惜我没有:)
没有有艾玛性格坏掉的情节,不喜的话求轻拍π_π
结局大家就当是美好的私奔结局吧XD
我永远喜欢裘园(。・ω・。)ノ♡吔我恋物癖邪教啦岂可修(ノ ○ Д ○)ノ
——————————————————————————————
在阴森恐怖的庄园里,一只乌鸦眨了眨它暗红的眼睛,随即拍着翅膀飞走了。
艾玛·伍兹拎起了她的工具箱,她就在刚才把眼前的狂欢之椅破坏掉了。 “只要把大门附近椅子拆掉就没有关系了吧……”她盯着眼前歪向一边冒着火花的椅子喃喃自语道。
“也不知道现在的监管者在哪里……瑟维先生和玛尔塔小姐,以及皮尔森先生已经被……” 艾玛想到这里害怕地瑟缩了一下。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还有2条密码未破译,只要自己谨慎一些,一定可以成功逃出这个恐怖的庄园的。
不过……自己一个人真的能逃出去,吗?
艾玛走向了最近的一台密码机开始破译,进度条开始慢慢地上涨,这让艾玛感觉好受了点。
可随即强烈的心跳声打破了这份暂时的平静。
“……!”艾玛看到了不远处迅速闪过来的红光。
下一秒她松开了密码机,向最近的废墟区跑过去。
可是她还是逃不掉的,她知道的。
耀眼的红光打在了她的后背上,艾玛惊恐地回过头——
稻草人先生?!站在她身后的是稻草人先生!
“稻、稻草人先生?”艾玛愣住了。
“啊,真的是你——稻草人先生!我终于找到你了!”
艾玛脸上惊恐的表情转为了高兴,可是稻草人先生没有说话。
“稻草人先生,我终于找到你了…不要再离开艾玛了好吗?”
回应艾玛的,只有一片沉默。
“稻草人先生……我只有稻草人先生了,拜托了不要离开我,我最喜欢稻草人先生了!最喜欢了!”……稻草人先生为什么不说话呢?
“……”
艾玛颤巍巍地伸出了双手,小心翼翼地抱住了眼前高大的稻草人。
好温暖、好温暖啊!稻草人先生回到了我的身边,而且他还是那么温暖,他有呼吸和心跳,不再是那个冷冰冰的稻草人了。
艾玛把头埋进了稻草人的怀里,舒服地蹭了蹭。
“……永远在一起?”“嗯!艾玛要和稻草人先生永远在一起!”“永远……不能离开这里了哦?”“没关系的……艾玛只要和稻草人先生在一起就可以了,其他的人或者其他的事物……已经、已经不重要了……”艾玛可以为了稻草人先生放弃一切——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艾玛的眼里开始变得没有丝毫光采,像是失去了灵魂永远沉寂下去一样。
“……哈!真是、真是惹人怜爱的乖女孩。”
稻草人伸手环抱住了怀里的少女。
怀里的少女因为稻草人的动作而感到喜悦,尽管她的眼里没有丝毫的光彩,嘴角却忍不住上扬露出了幸福的笑容,苍白的脸蛋也染上了丝丝红晕。
“最喜欢、最喜欢稻草人先生了!”
“我也,最喜欢艾玛了。”
在阴森恐怖的庄园里,一个恐怖高大的稻草人带着一名少女消失了。
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唯一知道的,或许就是庄园里红眼睛的乌鸦们。

End.